• <samp id="2cw68"></samp>
    <samp id="2cw68"></samp>
  • <samp id="2cw68"><code id="2cw68"></code></samp>
  • 中緯公告

    NEWS

    滯脹預警!突然之間股債齊跌的真相是……

    發布日期:2018-08-20

    要想避免陷入日本經濟失去30年的陷阱,我們未來需要對大幅加碼基建投資慎之又慎,而應該大力減稅,降低居民和企業負擔,增加居民消費和企業研發能力,創造真正的增長。

    上周不僅股市再度大幅下跌,創出本輪新低,債市也出現大幅下挫,為何突然之間會出現股債齊跌?


    一、股市債市齊跌,反映滯脹預期


    根據經典的美林投資時鐘,在經濟和通脹的不同組合下,資產價格會有不同的表現。上半年股市下跌債市上漲,通常對應經濟下行通脹回落,也就是隱含了經濟衰退的預期。而只有在經濟下行通脹上行期,也就是在經濟滯脹的環境下,才會出現股債齊跌、商品價格上漲。而上周部分商品價格創出年內新高,也從側面印證市場突然從經濟衰退的預期轉向了擔心經濟滯脹風險。


    這一轉變是如何產生的呢?


    國債發行加碼,導致貨幣緊縮。


    在債券市場,今年以來的利率下降,很重要的原因在于貨幣持續寬松。但是在上周,在央行還在大幅投放貨幣的情況下,貨幣利率突然出現大幅的跳升,而央行對此的解釋是“稅期高峰、政府債券發行繳款”。


    在7、8兩個月,一個顯著的變化是政府債券發行的顯著放量。在18年上半年,政府債券(包括國債、地方債)的月均凈發行只有2660億,而到了18年7月就激增至8600億,8月中上旬已經凈發行了6000億,估算全月將達到9000億左右的巨額規模。相比之下,最近幾個月的社會融資規模就在1萬億左右,政府融資加碼相當于把經濟真實總融資規模直接翻番。


    政府債券發行規模激增的背后,是積極財政政策的加碼。財政部上周專門發文,要求加快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的發行和使用進度。今年預計發行1.35萬億的地方政府專項債,此前7個月發行量約1500億,剩余1.2萬億或在未來幾個月內集中發行。


    考慮所有的國債、地方政府債之后,我們預測今年的政府債券凈發行量高達5.7萬億,比17年增加約1000億,而18年上半年的政府債券發行規模偏緩、凈發行額只有1.6萬億,這意味著下半年政府債券月均凈發行將達到7000億,遠高于去年同期的月均5600億。


    在中國金融體系當中,居民和企業的錢是存在商業銀行,但是政府的錢是存在中央銀行,因此當政府大規模發債的時候,就相當于中央銀行向商業銀行回籠巨額資金,導致市場流動性收緊。


    二、基建擠出效應,只會催生滯脹


    政府舉債是為了搞基建投資、穩定經濟增長,但是靠基建投資其實并不能帶來更多的經濟增長。事實上,中國這一輪基建投資的啟動是從13年開始,基建投資占總投資的比重從20%升至2017年的27%,而同期中國經濟增速從7.9%降至6.9%。


    為什么基建投資不創造增長?原因在于政府投資存在著巨大的擠出效應。政府本身不創造收入,其收入都是通過稅收或者發債得來,其實是拿走了本應屬于居民和企業的錢。因此相對而言,政府支配的收入越多,居民和企業支配的收入就越少。與此相應,如果政府的投資越多,其實意味著居民和企業的支出就越少,政府基建投資其實是擠出了居民消費和企業投資,并不會創造出新的經濟增長。


    但是,政府投資可以創造出通脹。比如說在全球大宗商品價格普遍下行的背景下,和中國經濟相關的螺紋鋼、焦炭、PTA等部分商品價格在上周創出年內新高,其實就是基于國內基建投資加碼的預期。


    基建投資雖然見效快,但是效率低下。以中國鐵路總公司為例,今年一季度的總資產已經達到7.7萬億,但是過去兩年的稅后利潤都不到20億。由于難以產生現金流,因此中鐵總的鐵路投資主要靠舉債,而其每年的貸款和債券發行總量都接近1萬億,意味著其鐵路投資乃至還本付息全靠舉債融資。


    總理在7月考察川藏鐵路時曾表示,要加快中西部基礎設施建設。如果未來再來一輪大規?;ㄍ顿Y,其實只能靠政府再次大規模舉債。而2017年政府的顯性負債為30萬億,占GDP的比重為34%,貌似還有舉債空間。但其實按照我們的估算,過去幾年地方政府通過PPP、棚改貸款、城投債、平臺貸款等又新增了30萬億的隱性負債,考慮隱性負債之后的政府真實債務率已經超過60%的國際警戒線,其實也不低了。如果政府繼續大規模舉債,最終損害的是政府的償債能力,上周新疆農六師的債券發生違約,也從側面反映地方政府的隱性負債已經高處不勝寒。


    因此,加碼基建投資會導致政府債務率的持續上升,損害貨幣信用、加劇匯率長期貶值的預期,而匯率貶值又會帶來輸入性通脹。今年由于匯率貶值,使得依賴進口的原油、大豆等商品的國內價格出現明顯上漲。


    所以,由于擠出效應的存在,靠基建投資難以帶來長期的經濟增長,而由于效率較低,搞基建投資會惡化政府和貨幣的信用,帶來匯率貶值壓力和通脹預期。


    而正是因為滯脹預期的出現,使得市場非常悲觀,一方面流動性收緊和通脹預期使得債市下跌;而另一方面,利率上升不利于股市估值,而經濟下行預期又不利于股市盈利,使得股市也出現大幅下跌。


    三、日本基建迷失,美國藏富于民


    在歷史上,美國和日本都曾經實施過大規模的基建投資計劃,但是結果卻是天壤之別,美國經濟持續增長,而日本經濟則是失去了30年。


    日本政府長期將基建投資作為推動經濟發展的重要手段,二戰結束后日本頒布了多項法律加強政府投資的力度,包括1952年的《道路法》、1964年的《河川法》和1968年的《城市計劃法》等。其中1987年出臺的《第四次全國綜合開發計劃》在機場、道路、港口、海岸、城市下水道、垃圾處理設施等12個方面制定了5年計劃,對各領域的政府投資均提出了明確要求。


    尤其是在90年代房地產泡沫破滅以后,日本經濟陷入了流動性陷阱,日本政府采取持續大規模的財政刺激政策。1993年日本公共工程的財政支出一度達到13.7萬億日元的歷史最高值,直到2001年公共工程支出規模一直維持在10萬億日元以上。


    大規模的基建投入使得日本的基礎設施水平遠高于其他發達國家。根據2017年全球國家競爭力指數來看,日本的基礎建設指數達到6.34,遠高于美國、英國、德國和澳大利亞等發達國家。目前日本擁有完善的城際交通網絡,其公路密度和鐵路密度是美國的4.8倍和2.4倍。


    但基建投資拉動經濟存在諸多弊端。首先,日本政府的債務水平持續擴張,債務占GDP的比重從1985年的50%持續上升目前的200%。其次,基建投資由政府主導,非市場化的運作方式也容易導致過度無效投資。例如70年代日本大力推動機場建設,而隨后的高鐵網絡發展導致航班需求下滑,部分機場虧損。


    但是最重要的一點是,過度的基建投資往往還會對民間支出產生嚴重的擠出。從90年代開始,日本的私人消費和私人投資長期保持低迷,這一方面源于泡沫經濟破滅,財富效應縮水導致經濟下滑;另一方面原因在于基建高投入擠出了民間支出,降低了居民消費和企業投資能力。


    歷史上美國也曾經歷過基建投資高速增長的時期。1929年,大蕭條破壞了美國市場經濟的動能,為了刺激經濟復蘇,時任美國總統羅斯福推行大規模的基礎設施建設。1933年-1945年間,美國基建投資占固定資產投資的比重一直處于20%以上,大部分時間還超過了25%。從細分項來看,美國當時的基建投資主要投向了道路建設和環保發展?;A設施的大規模投資使得美國當時擁有世界上最好的公路系統。


    依靠基建投資,美國經濟也成功從大蕭條的泥沼中重新復蘇。羅斯福當政時期,民間資源保護隊(CCC)和工程進度管理局(WPA)大量雇傭失業工人進行學校醫院以及公路橋梁的建設和維護工作。受到基建投資的帶動,美國的失業率出現大幅下降,同時GDP同比增速在1934年就由負轉正,達到10.8%。


    但70年代以來,美國基建投資非但沒有成為經濟增長的主要貢獻來源,反而逐步與經濟增速呈現負相關性,主要原因是美國政府僅將基建投資作為經濟走弱時期的短期刺激政策,而沒有將其作為經濟增長的主要拉動力。特別是次貸危機以來,美國基建投資同比增速持續負增長,而美國經濟卻在近期強勢復蘇。


    為什么美國基建投資規模持續下降,而經濟持續走強?原因是美國成功轉型擺脫了對基建投資的依賴,轉向了靠私人消費和私人投資拉動經濟。


    從需求端來看,上世紀40-50年代,美國的經濟主要與政府支出相關,政府支出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一度超過100%。而50年代之后,由于收入分配向居民部門傾斜,2017年美國居民收入占GDP比重升至76%,使得美國的私人消費對經濟的貢獻率持續增長,私人消費成為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


    從供給端來看,美國的研發投入奠定了美國科技創新強國的基礎。1950年以來,隨著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SF)、國家航空航天局(NASA)和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DARPA)的先后成立,美國研發投資占GDP的比重從1%持續上升到1967年的2.9%。而2017年美國上市公司的平均研發費用高達2億美元,接近中國A股上市公司的十倍水平。


    通過美國和日本兩個國家的比較,我們可以發現基建投資對經濟的拉動既是良藥又是陷阱,基建投資作用的好壞取決于經濟的發展階段。在經濟發展的初級階段或者危機時期,基建投資有一箭雙雕的作用。一方面,基建投資可以作為需求的源頭,拉動經濟增長。另一方面,基建投資也可以改善本國較為落后的基礎設施,提高城市化水平,有利于經濟的長效發展。


    但是當經濟發展到中后期,美國和日本的分化其實反映了兩種經濟增長模式。美國依靠增加居民收入、增加企業的研發投入,經濟結構得到優化,并形成了私人消費和投資拉動經濟增長的良性循環機制。相比之下,日本的經濟缺乏內生動力,基建投資的增長不僅沒有帶動經濟走出衰退,反而暴露出了政府債務過高、過度無效投資和擠出私人投資等眾多問題。


    四、基建空間有限,減稅才有希望


    以基礎設施水平來比較,目前我國和發達國家相比雖然還有空間,但其實空間已經非常有限。


    2017年,我國公路密度為5000公里/萬平方公里,鐵路密度為132公里/萬平方公里。而同期美國的公路密度為7000公里/萬平方公里,鐵路密度為237公里/萬平方公里。與美國相比,我國鐵路建設仍有一定空間,但公路建設的空間有限。


    從現代化的基礎設施來看,2017年我國高速公路密度為142公里/萬平方公里,鐵路密度為26公里/萬平方公里。而美國基本沒有高鐵,高速公路密度為110公里/萬平方公里,中國已經全面超越美國。


    即便是和日本相比,雖然我國公路和鐵路密度依然遠低于日本,但高鐵和高速公路的密度已經和日本差距不大??紤]到日本是島國,而中國廣大的中西部地區地廣人稀,其實不適合建太多高鐵,這意味著即便是現代化的基建空間也有限。


    而且借鑒日本和美國發展的經驗,依靠基建投資拉動的經濟缺乏自身動能,同時也會加重政府負擔。未來,我們需要反思日本基建投資過度的教訓,學習美國轉型的經驗,提高居民可支配收入占GDP的比重,加大對科技研發的投入,形成以私人消費和投資拉動經濟增長的健康模式。


    而要想增加居民收入、增加民間投資,其實是要減少政府支出、降低經濟的宏觀稅負。從美國來看,無論是80年代的里根還是如今的特朗普,均把減稅作為主要的政策手段,大幅減稅藏富于民,從而帶來了經濟的持續健康發展。這其實也告訴我們,只有大規模減稅才能帶來經濟的真正增長,如果還是走大規模舉債搞基建投資的老路,其實帶來的不是真正的經濟增長,而是短期滯脹、長期迷失的風險。


    大家都知道,經濟增長來源于積累,在宏觀上儲蓄等于投資,因此多投資往往意味著經濟的積累越多,未來的增長越快,所有很多政府都把加大投資當做經濟增長的萬能靈藥。


    如果比較投資占GDP的比重,2017年中國高達44%,而美國只有17%,貌似中國經濟的積累遠高于美國。但是我們的投資當中大量是基建和地產投資,而美國的投資當中有一項專門的知識產權投資,這其實反映的是我們的投資雖然高、但是缺少效率,其實不是真正的積累,很多都是重復建設。而美國的投資雖然少,但是很多都是有效投資,是真正的積累。


    因此,要想避免陷入日本經濟失去30年的陷阱,我們未來需要對大幅加碼基建投資慎之又慎,而應該大力減稅,降低居民和企業負擔,增加居民消費和企業研發能力,創造真正的增長。




    0571-86801295

    授權并繼續瀏覽 放棄瀏覽
    好男人在线社区WWW在线视频,欧美裸体XXXXBBBB极品,国产国拍亚洲精品永久69,天天躁日日躁狠狠躁日日躁黑人